四非_lovers

潘瑋柏∥割腿肉产粮∥基三er∥橡皮章∥b站id:無罪lovers∥微博id:四非_lovers∥好好活着 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我想开刑侦 大纲写好了(小声bb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七)

(十七)
 
慢慢的,蔡徐坤的状态平静了下去,继续安稳的睡了。
 
王子异轻轻帮他擦去额间冒出的薄汗。
 
忍不住碰了碰那人眼下淡淡的青黑。
 
在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又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他的宝贝只能一个人在梦里挣扎,最后惊醒。
 
而醒的时候,他又不在。
 
王子异想着就想狠狠的给自己几巴掌。
 
所幸之后的几个小时蔡徐坤都睡得很安稳。
 
可温馨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王子异从沉浸在蔡徐坤可爱的睡颜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这会他才想起他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在楼上,而且居然没有闹着要吃晚饭。
 
王子异带着满心疑问,拿过一个抱枕垫在蔡徐坤头底下,然后上楼去找他的可爱儿子。
 
一进儿童房就看到困困自己坐在地毯上,玩具箱躺在旁边。因为玩具箱有点高,以困困的身高他自己是捞不出玩具的。
 
于是这个聪明的小朋友直接把玩具箱推翻在了地上,然后把玩具全都扒拉了出来,这会抱着他超喜欢的变形金刚在那自导自演拯救地球的戏码。
 
“爹地!”困困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抬头,就看到王子异站在那,他抓着变形金刚从地上站起来就跑向王子异。
 
王子异蹲下来接住跑过来的小炮弹,“我们困困饿不饿啊?”
 
困困摸了摸小肚子,点了点头。刚才沉迷变形金刚,一时间忘记了饿,这会被他爹提醒了一下还真的有一点饿。
 
“爹地,肚肚咕咕叫。”他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而他的小肚子也很给面子的咕噜咕噜叫了一下。
 
“那爹地下楼去做晚饭,你要乖乖把玩具箱收好,可以吗?”
 
“好!”
 
王子异把困困放到地上,然后把玩具箱扶起来,让困困把自己玩具扔进去收好。
 
临走前又摸了摸困困的小脑袋,“那爹地下去咯。”
 
“嗯嗯!”
 
“你收好以后自己下来找爹地好不好?”
 
“好!”
 
“是爹地的乖宝贝。”
 
“爹地也是乖爹地!”
 
王子异亲了亲困困的额头。
 
看了看开始往箱里放玩具的困困,看了一会才转身下楼。
 
沙发上的蔡徐坤还在睡着,只是把小脸埋进毯子里,他蹲在蔡徐坤面前,又拨了拨小狮子的刘海,把毯子向下拉了拉,让蔡徐坤那张小脸露出来透气。
 
看了看时钟思考了一下,最后王子异还是没有叫醒蔡徐坤。
 
只是俯身又在蔡徐坤的唇上偷香了一口,便满足的起身去厨房做晚饭了。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其实蔡徐坤是醒着的。
 
那会王子异要起身上楼,把他的头从大腿上转移到抱枕上的时候他就醒了。
 
他就看着王子异往楼上走去,然后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
 
拉了拉毯子,把半张脸埋进毯子里。
 
又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要在怎么样的情况下醒来显得没那么尴尬,因为醒来也不知道要和王子异说些什么。
 
正在苦恼着要以什么方式醒来,结果没想到王子异下了楼又走过来,他立刻小心装做还在熟睡的样子,放缓了呼吸,却差点在被亲上的时候露了馅。
 
在双唇相接的时候,他整个人心跳立刻加速,感觉他的小心脏马上要从喉咙跳出来了。
 
呼吸也快要喘不上来了,耳边只能听到自己‘怦怦’的心跳。
 
所幸这个吻只是浅尝即止。
 
王子异就走开了。
 
竖起耳朵听着脚步声渐远,蔡徐坤才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看到王子异进了厨房,他赶紧喘了一大口气。
 
他感觉自己快要憋死了。
 
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头红到脚,蔡徐坤觉得自己脸的温度已经可以烧水了。
 
赶紧闭上眼睛小幅度的甩了甩头,想把这件事甩出脑袋。
 
‘我被他亲了。’
 
‘他又亲我了。’
 
‘他是不是还喜欢我?’
 
‘他为什么要亲我?’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我是不是特别坏,明明不属于我可是我还期望着这个吻是真实存在的。’
 
‘我一定还在做梦,对,我还在做梦!不能再想了。’
 
蔡徐坤立刻紧紧闭上眼睛,结果没想到就算是脑子里疯狂的胡思乱想,最后还是睡着了。
 
困困乖乖地收拾好一地的玩具,就下楼来找他爹地邀功去了。
 
到了客厅扫视了一圈,只看到还在沙发上睡着的蔡徐坤,本来想去亲近一下蔡叔叔,结果半途被食物的香味所吸引,顺着香味在厨房里找到了他爹地。
 
看着他爹地在给汤调味,旁边还摆着果汁和蜂蜜水。
 
‘是芒果汁!’
 
困困两眼放光,扑过去挂在王子异腿上,“爹地!窝收好了!”
 
“这么快啊,困困真厉害。”
 
“爹地!要喝!”小朋友迫不及待的开始讨要奖励。
 
“这个等会吃饭的时候喝好不好?现在你去叫蔡叔叔起床,我们准备吃晚饭咯。”
 
“好哦!”
 
困困立刻从王子异腿上下来往沙发那边跑,叔叔起床困困就可以喝芒果汁啦!
 
“蔡叔叔,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啦!”
 
王子异在厨房听到他儿子的大嗓门没忍住笑了出来,太阳都要下山了,这小子把平时自己叫他起床的话现学现卖的,真是聪明的不行。
 
困困喊了两声,蔡徐坤皱了皱眉,但是还是没醒,看着还不起床的蔡徐坤,困困也皱起了小眉头,但是眼睛滴溜一转,小脑瓜又蹦出了古灵精怪的主意。
 
只见困困掀开毯子钻了进去,爬到蔡徐坤身上,扒拉了一下毯子,在蔡徐坤胸口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脑袋,然后抬起小手捏住了蔡徐坤的鼻子。
 
“叔叔!懒虫捏!起床啦!吃饭饭啦!”
 
这回可给蔡徐坤整醒了。
 
一睁开眼就看到困困趴在自己身上,自己鼻子还被小朋友捏着。
 
看到蔡徐坤睁眼了,困困就松开蔡徐坤的鼻子躺在蔡徐坤胸口‘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蔡徐坤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小调皮,抬手也想捏一下困困的小鼻子,困困就开始躲,“咯咯,不给捏!叔叔坏!略略略!”
 
王子异就倚在厨房门框上看着他们在沙发上闹,蔡徐坤一手护着困困怕孩子摔了,一手又在跟困困开玩笑,脸上也挂着和孩子脸上一样灿烂的笑容,不带一丝防备,无忧无虑的。
 
‘而且好像袋鼠妈妈带着小袋鼠。’
 
王子异都被自己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想法逗笑了。
 
那个毯子还盖在困困身上,困困就趴在蔡徐坤身上,在看看自己身上的围裙,活脱脱的...袋鼠一家。
 
听到王子异的笑声,困困扭头就看到靠在厨房门口的王子异,立刻从蔡徐坤的怀里溜下来。
 
发现自己和困困闹的样子被王子异全程欣赏了下来,蔡徐坤不好意思地飘开了视线,手握拳抵在唇边清了清嗓子。
 
他又想到刚才那个吻。
 
该死,不行,不能想,想着想着他觉得整个人又要烧起来了。
 
“爹地!叔叔醒了!可以次饭惹!mango juice!”
 
小朋友拉住王子异的围裙角,想喝芒果汁的急切已经转换成英文蹦了出来。
 
“那你帮爹地把这杯蜂蜜水给叔叔好不好?”
 
晾的温热的蜂蜜水,最适合刚睡醒的蔡徐坤。
 
这个时候心里就念着要喝芒果汁的困困就是王子异说啥都答应。
 
困困用力地点头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接过王子异手里的水杯,小心翼翼地举着向蔡徐坤前进。
 
看着困困摇摇晃晃的,蔡徐坤也顾不上害羞了,连忙掀开毯子就走到困困面前蹲下。
 
“叔叔!给泥!”
 
像是在授予最高荣誉一样,困困一脸严肃的,郑重的,将杯子交到了蔡徐坤手里,一直看着蔡徐坤拿好了杯子,然后像小老头一样说:“叔叔!你要拿好了喔!杯杯不能摔摔哦!”
 
“好,我们困困真厉害!”看着困困那想要装作严肃的小肉脸,蔡徐坤就忍不住想上手去捏一捏这个小可爱。
 
“爹地!救窝!”
 
困困双手捂住脸颊肉跑去找他爹地的庇护。
 
“好了不闹了,小...你把蜂蜜水喝了,我去端菜出来。”
 
小坤这个称呼曾经是最甜蜜的,现在到了嘴边却涩到发苦。
 
挂着脚上这个拖油瓶,王子异走进厨房去给小拖油瓶倒芒果汁。
 
蔡徐坤站起来把手中的蜂蜜水一饮而尽,又恍了恍神。
 
‘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谁能分得清?’

【异坤】日常 | 一发完 |


*🔞 🚗

*ooc算我的

*一篇九十年代背景的日常

*我人生路上的滑铁卢

*人生第二辆车 我觉得不会有下一辆了!!!!

*暂时只有这些屁话了

*链接:https://m.weibo.cn/2778674247/4303138117090521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六)

(十六)

 

蔡徐坤睡着了。

 

就靠在沙发上,手还护着困困怕小朋友坐不稳。

 

困困讲着讲着突然发现没人回应他,抬起小脑袋就看到已经睡着了的蔡徐坤。

 

他眨了眨大眼睛,开口就要喊王子异:

 

“爹地,唔——”

 

结果刚开口就被王子异捂住了嘴巴,还被一把抄底抱起就走。

 

王子异抱着困困走到一旁,一边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做噤声的动作,一边小声地对困困说:

 

“嘘——叔叔睡着了,我们不可以大声说话了哦。你看蔡叔叔都乖乖睡觉了,你也乖乖回自己房间去睡午觉好不好?”

 

“可是窝刚刚碎过了吖。”

 

“那...你先自己去画画好不好?爹地先照顾一下叔叔一会就去陪你?”

 

“唔...”

 

看到小朋友犹豫不决,王子异加大筹码。

 

“你乖一点,明天让你不用去上幼稚园。”

 

“!那好叭!”

 

困困立刻用一副‘我很懂事快夸我’的表情点头表示同意。

 

“...小滑头。”

 

王子异笑着在困困脸上亲了一口‘以资鼓励’就抱着小朋友上了楼。

 

把困困放在儿童房门口,然后他看着小朋友往桌子那边跑,自己才转身回房。

 

虽然拿困困当他和蔡徐坤之间的调和剂这件事情,其实挺对不起小朋友的,但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家小朋友能救这个急了。

 

“唉...”

 

王子异叹了一口气,从柜子里拿了一床毯子下楼,这刚走在楼梯上就看到蔡徐坤睡的摇摇欲坠,他连忙加快脚步在蔡徐坤把脑袋磕在沙发面上之前,止住了小狮子的下滑趋势。

 

托着蔡徐坤的肩膀,王子异‘呼’地松了一口气,他认真思考了一下要怎么让蔡徐坤躺下,思考三秒钟之后,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私心最大的一种姿势。

 

他自己坐到沙发上,然后把自己的大腿当作小狮子的枕头,再给他的小狮子盖上毯子。

 

嗯,非常完美。

 

王子异满意的看着躺在他腿上睡觉的这个上天的艺术品。

 

他不由得放缓了呼吸。

 

怕他的宝贝睡着觉得脸痒,他小心翼翼地拨开粘在宝贝脸颊上的碎发。

 

然后他又摸了摸蔡徐坤的手,有点凉,于是他就用自己的手把蔡徐坤的小手包起来帮着捂热。

 

蔡徐坤的手被在王子异的手心里,还无意识的动了动。

 

感受到他的小动作,王子异无声地扬起嘴角,低头轻轻在蔡徐坤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他不知道有多久没能这样近距离的欣赏蔡徐坤的睡颜了。

 

只有这个时候的蔡徐坤,才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

 

他另一只空着的手也没闲着,他将手指插入蔡徐坤的发间,顺毛似的梳理着蔡徐坤金色的头发。

 

还记得当时他回家的时候,蔡徐坤本来已经变成了一只小黑猫,结果出去了一圈又变回了一只小金毛狮子。

 

以前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好不容易养出一些肉的小脸也又瘦回了他们当初在大厂刚见面时候的样子。

 

心疼。

 

但这也突显了他自己很没用的这个事实。

 

如果当时的他已经真的足够强大,也不会让这些事情分开他们六年。

 

看着怀里宝贝的睡颜,微嘟的小嘴,像是在邀请他。

 

王子异就犹如收到了蛊惑一般,低头吻了下去。

 

还是那样柔软的触感。

 

没忍住又亲了两口。

 

可是他没想到,一抬头,他就看到困困站在楼梯口偷看他和蔡徐坤。

 

困困趴在楼梯口偷看,一看到王子异抬头‘嗖’的一下又转身跑回房间。

 

小朋友一边溜还一边自言自语,“爹地羞羞脸捏,偷亲蔡叔叔!”

 

不过也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爹地亲蔡叔叔的嘴似乎有什么不对。

 

看着面前空白的画纸,困困抓着蜡笔,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灵机一动,开始画他的大作。

 

另一边王子异看着困困跑进房间,又看了看还睡着的蔡徐坤,止住了自己想要去抓那个小滑头的心。

 

教育小孩子的机会还有很多,他不如多珍惜一下这难得的能看蔡徐坤睡觉的机会。

 

但是蔡徐坤睡着睡着突然哭了。

 

明明是在睡梦中,但是却紧紧皱着眉头,眼泪也不断地向外涌。

 

王子异吓了一跳,一边帮蔡徐坤擦眼泪一边轻轻地喊蔡徐坤的名字。

 

“坤坤,怎么了,坤坤。”

 

但是他怎么喊蔡徐坤也没醒,看过去就是陷入了梦中梦的状态。

 

看着蔡徐坤嘴巴微动,像是在念叨着什么,他俯身去听,就听到蔡徐坤在说:

 

“不要走好不好...”

 

“再呆一会好不好...”

 

“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

 

“我好想你啊...”

 

“子异...”

 

“你不要走好不好...”

 

王子异听着这些话,他感觉自己像是在被凌迟一样。

 

这每一个字就像是在他心上剐一刀,随着心跳一阵一阵的疼。

 

他轻轻地吻去蔡徐坤眼角的泪水。

 

然后他一边轻拍着蔡徐坤的手臂哄着,一边轻轻地在小狮子的耳边回答着他的梦语。

 

“坤坤,我在。”

 

“我不走了。”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困困也在等你。”

 

“我和困困以后都会一起陪着你的。”

 

“以后我们都会快快乐乐的好不好。”

 

“宝贝,对不起。”

 

“坤坤。”

 

“我爱你。”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五)

(十五)

王子异把可乐放在地上,换了鞋进屋,伸手把困困抱了过来。

困困到了王子异怀里就凑到他耳边说悄悄话,“爹地,窝跟泥讲!一个秘密呐!”

“什么秘密?”

“蔡叔叔,刚才哭了!困困都不哭鼻子了呐!”

蔡徐坤就站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小孩子到底都在说什么呐!怎么打小报告的呀!

“我没有!我是被热气熏到了眼睛!困困我们这话不能乱说!”蔡徐坤立刻反驳。

“对啊,困困,蔡叔叔那么勇敢怎么可能会哭呢?给叔叔道歉。”王子异听到蔡徐坤这样说立刻装作生气教育困困。

只是王子异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碗汤的温度。

蔡徐坤除了火锅就不爱吃太烫的东西,就是小猫舌。不爱吃冷的,又喝不了太烫的,所以他每次都会特地把水放温,把汤晾到温热,又怎么可能有热气熏了他宝贝的眼。

只是他心里想着也不敢说罢了。

而蔡徐坤听了王子异的话在心里自嘲地撇了撇嘴。

‘…勇敢?如果我足够勇敢,我也不会现在站在这里可是却不敢告诉你,我还喜欢你。’

“叔叔,对不起…”困困挠了挠后脑勺,立刻就道了歉。

“没事啦!既然你爹地回来了我们就去吃炸鸡好不好?”

“好耶!炸鸡!”小孩子就是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

困困挣扎着从王子异的怀里下来,走到蔡徐坤旁边去,然后牵着蔡徐坤的袖口往餐桌那边走。

蔡徐坤皱了皱眉,明明是第一次一起吃饭,但是困困拉着他袖子的这个场景,他为什么觉得似曾相识?

他记忆力一向很好,脑子飞速地运转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场景。

各式场景在脑海中飞驰而过,最后终于想起来。

是那个梦。

那个困困和王子异都消失了的梦。

本来感觉好了一点的心情又突然跌落到了谷底。

看着王子异把困困的儿童座椅搬到自己的位置旁,蔡徐坤把困困抱起来,让小朋友坐在椅子上。

“爹地!喝汤汤!”困困摇头晃脑的抓着小汤匙在空中挥舞,像是在指挥音乐剧。

“好,爹地给你盛。把汤匙放下。”

“哦。”

困困嘟着小嘴乖乖把手放下。

王子异一边给困困盛汤,一边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蔡徐坤的碗,汤一点都没少,自己出门的时候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原封不动的。

他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喝汤吧。”

他把碗递给困困,看似是在让困困喝汤,实际上是在提醒蔡徐坤喝汤。

蔡徐坤虽然看着困困,但一直也在注意着王子异的动静,他一听王子异这话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低头看了看自己碗里原封不动的汤。

他感觉血液从脚底板冲到脑子里了,脸也开始变烫,脑子也乱了,大脑控制不了行动,端起来就是一阵牛饮,‘咕噜咕噜’几声就把碗里的汤喝得一干二净。

“哇,酥酥好腻害…”

困困用仰慕的眼神看着蔡徐坤。

蔡徐坤刚准备咽下最后一口汤,听了困困这话差点呛住。

“困困,喝你的汤。”

“哦。”小孩子又被转移了注意力,乖乖地开始喝汤。

吃饱了,蔡徐坤抱着困困坐到沙发上,王子异收拾桌子准备去洗碗。

困困坐在蔡徐坤腿上,本来想要去拿电视机遥控器,但是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头拽了拽蔡徐坤的衣服。

“酥酥!窝给泥!讲故事好不好!”

蔡徐坤愣了一下,放下了准备帮困困开电视机的手,“好啊。我们困困这么厉害呀!”

困困用力的点了点头,开心的从蔡徐坤腿上爬下来就准备跑回房间去拿故事书。

王子异从厨房里探了个头出来,喊住了困困:“困困,是叔,叔。”

困困一个急刹车刹住了脚步,回头看着王子异:“酥酥!”

“叔叔。”

“叔,叔!”

“好了,去吧。”王子异点了点头,又回身继续去洗碗。

困困开心地跑回房间去拿故事书,蔡徐坤就坐在沙发上等他。

看着小朋友跑上去拿故事书,又看了看王子异在厨房洗碗,他靠在沙发背上,放空思维。

吃饱了有点犯困,蔡徐坤觉得自己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了。

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他看着小朋友从楼上抱着故事书跑下来,又钻到他怀里,然后摊开故事书给他讲故事。

故事虽然牛头不对马嘴,而且困困发音也不标准,但不妨碍故事的催眠性。

蔡徐坤睡着了。

他又做了一次一模一样的梦。

他梦到自己在沙发上醒来,困困喊他爸爸,王子异在厨房做饭,看他醒了让困困端了一杯蜂蜜水过来,只是这一次好像梦里的剧情又继续往下走了一些。

困困拉着蔡徐坤的袖子,“叭叭,次饭啦!”

这次蔡徐坤看了看王子异,又看了看困困,端着杯子站了起来,“好,走,我们去吃饭。”

蔡徐坤把水杯放在餐桌上,困困乖巧的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把水杯放好之后,抬起小手要抱抱,“叭叭!抱!”

蔡徐坤听到困困叫他就忍不住想笑,“好,爸爸抱。”

他把困困抱进属于小朋友的儿童椅里,又转身进了厨房。

他踮着脚把头搭在王子异肩膀上,看着王子异炒菜。

“在炒什么呀?”

“西红柿炒鸡蛋,困困今天从幼儿园回来就喊了一路要吃。”

“好香哦…”

“你尝尝味道够不够?”

王子异挑了一块鸡蛋喂给脑袋搭在自己肩上的人儿。

蔡徐坤嚼了嚼,“再放点糖吧。”

“好。”

看着王子异挥舞锅铲,蔡徐坤侧了侧脑袋,突然在王子异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辛苦啦,王先生。”

王子异关上火,扭头亲了一下蔡徐坤的额头。

“只要你在我身边,怎么都不辛苦。”

“这里油烟味大,我把菜端出去就好了,乖,去跟困困坐着等吧。”

蔡徐坤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从王子异的背上下来,但又乖乖的坐到餐桌旁边等王子异端菜出来。

他摸了摸困困的头,困困以为蔡徐坤在和他玩,又用头蹭了蹭他的手心。

两个人看着对方‘咯咯’笑了起来。

可是笑着笑着蔡徐坤感觉自己眼眶已经湿了。

‘不要醒好不好,再让我呆一会。’

‘就一会会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他。’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四)

(十四)


三个人坐电梯直接下到地下车库。


困困窝在蔡徐坤怀里睡得正香,时不时还要砸吧砸吧嘴,像是在品味芒果汁残留在嘴里的香甜。


王子异先走过去帮他们打开车后座,本来想把困困抱起来放进儿童座椅里,让蔡徐坤继续去副驾驶坐,可是小宝贝攥着蔡徐坤的衣领不放手,折腾了两下怕直接把困困给弄醒了,想了想他们决定放弃,蔡徐坤抱着困困坐在后排,王子异去开车。


一路鸦雀无声,车在路上平稳行驶着,没有开音乐,因为怕吵到困困,蔡徐坤透过后视镜看着王子异,却总在王子异要将目光转到后视镜时低下头装作在玩手机的样子。


虽然车速不快,但王子异还是不敢分心,只敢偶尔通过后视镜看看蔡徐坤和困困在做什么,可惜他一路上只看到了似乎在认真玩手机的蔡徐坤,和他睡得香甜的儿子。


车子开到家也才中午十二点多,车开进地下车库,王子异先下了车,走到后排来帮蔡徐坤开门,蔡徐坤慢慢的将困困从躺在自己怀里睡的姿势改为趴在自己肩上睡,他抱着困困下了车,王子异再轻轻地帮他们关上车门。


两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说话,蔡徐坤就跟在王子异后面去坐电梯上楼。


进了家门,换好了拖鞋,他们俩站在客厅里犹豫要不要叫困困起来吃饭。


“困困,我们到家咯,起来吃饭饭咯。”蔡徐坤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困困的脸,困困反而把脸埋起来了。


王子异叹了一口气,放弃了叫困困起来吃饭的想法,然后给蔡徐坤指了指儿童房的房间,又指了指自己,指了指厨房,示意自己去厨房,就麻烦蔡徐坤把困困抱回房间里。


蔡徐坤抱着困困上了楼,他站在二楼看着王子异拎着炸鸡的袋子走进厨房,他也回头推开了儿童房的门。


但是他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是小黄人呀。


那是他们第一次去la的时候的小黄人呀。


而且房间中央那个床,是他们那会躺在床上刷微博的时候看到的,他还记得自己当时说这个床也太高级了,还开玩笑说:“现在小孩子也住的太好了吧,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床了,我们以后也要给小宝贝买一个这样的床好不好!”


“你是想给宝宝买,还是你自己睡?”王子异当时躺在他身边撑着脑袋笑着看着他。


“两全其美啊对不对,好不好子异,以后我们就买一个这个嘛?”


“好好好,买,就买一个这样的。”


“嘿嘿,那我替小朋友亲你一口。”


蔡徐坤笑咪咪的凑上去亲了一口王子异,结果被王子异反摁住狠狠的亲了一顿。


......


‘明明都是之前说好的…可惜最后在他身边的人不是我了…’


他脱了拖鞋踩在地毯上,抱着困困坐到床边,轻手轻脚的帮困困把小鞋子脱下来,然后再把他放到床中央盖上被子,困困一下子脱离了蔡徐坤的怀抱,不安的小手抓啊抓的,还皱起了小眉头,蔡徐坤连忙拿了一个小黄人放到困困怀里,困困抓到了熟悉的娃娃还捏了两下,就抱着小黄人继续睡了。


蔡徐坤从床上下来坐在地毯上,趴在床边看着困困的睡颜,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困困的小脸蛋,软软的,肉肉的,还散发着奶香味。


他有点羡慕困困。


“你真是一个幸福的小朋友啊。”他趴在床边用略带一些羡慕的语气对着困困说。


他又看困困了一会,确定小朋友睡得很香,便直起身子亲了亲小朋友的脸颊。


也不适合一直在儿童房呆太久,王子异还在楼下,于是他起身提起困困的小鞋子准备下楼,走到儿童房门口,他又回头看了看睡在小黄人堆里的困困。


‘感觉他要被小黄人淹没了。’蔡徐坤笑着摇摇头。掩上儿童房的房门,回头便看到王子异正在把炸鸡从厨房里端出来,王子异也仿佛心有灵犀的抬头,就看到蔡徐坤站在二楼走廊上。


他笑着举了举手上的炸鸡,示意蔡徐坤可以下来吃了。


蔡徐坤慢悠悠地下楼。


他看着王子异把炸鸡摆在桌子上以后回身又进了厨房,于是他把困困的鞋子放到门口之后又慢悠悠的走到厨房门口,倚在门框上想看看王子异在干嘛。


前面那会在幼儿园的时候,王子异虽然让阿姨不要做中午的饭,但是还是让她炖了个凉汤,阿姨是南方人,于是就给他们炖了个萝卜排骨汤,汤里还加了干贝,一打开盖子蔡徐坤就闻到了汤的鲜味。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王子异一回头便发现蔡徐坤倚在厨房门口,他鬼使神差的拿了一个小碟子舀了一点汤递给蔡徐坤。


“你尝尝咸淡呢?”


蔡徐坤也条件反射的接过碟子就喝了。


果然这汤的味道和闻起来一样鲜美。


看蔡徐坤的表情王子异就知道这汤的味道应该是很不错的,于是他就直接关火然后从柜子里拿了个汤盆出来准备盛汤。


“坤坤你去餐厅等着吧,这里热。”


蔡徐坤看着王子异的背影,发了几秒钟的呆,又慢悠悠地拿着碟子,做乖巧状坐到餐桌前等着王子异把汤端出来。


他看着王子异端着汤从厨房出来,又回去拿了碗筷,然后看着王子异给他舀了一碗汤。


“先喝汤,再吃炸鸡,对脾胃好。”


“…可是我想喝可乐。”


蔡徐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说想喝可乐,可能就是突然头脑一热。


“乖,我们先喝汤。”


“我想喝可乐。”蔡徐坤抬起头撒娇似的笑着看着王子异。


可是他心里的小人却在抓耳挠腮:‘完了,好好的气氛要被你搞尴尬了,你到底在犟什么啊啊啊啊!’


“…好,我去给你买。那你先乖乖把汤喝了好不好?”


蔡徐坤完全没想到王子异真的笑着照单全收了,他很明显就是在耍小脾气啊?王子异难道看不出来吗?


可惜蔡徐坤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才好,只好乖乖拿起汤匙喝汤。


看着蔡徐坤乖乖拿起汤匙开始喝汤,王子异笑了笑转身去拿钥匙下楼去给蔡徐坤买可乐。


看着王子异关上家门,蔡徐坤的脸一瞬间就垮了下来。


他拿汤匙搅拌着面前的这碗汤,汤明明是刚好入口的温热,可他却被热气熏红了眼。


他不明白王子异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


他不明白王子异知不知道这样对他好其实真的很残忍。


他这次来太原明明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了断的借口,他想要看看他们现在过的有多幸福来让自己死心。


“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刘海遮住了蔡徐坤的眼睛,他握紧汤匙跟自己较着劲。


不行,他不能哭,哭了就全盘皆输了。


他在心软,可是他不能心软。


王子异又怎么会不知道蔡徐坤是在发小脾气呢。


关上家门的那一刻,他叹了一口气。


他们在一起了那么多年,蔡徐坤的那些小性子他怎么会不懂,很多都是被自己惯出来的。


蔡徐坤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自己借着想要喝可乐的这个借口在表达心中的不满,那哪是撒娇,那是在给他心上插刀。


他还是不懂得要这么面对蔡徐坤,看着蔡徐坤和困困那么好,让他更难以启齿自己瞒着蔡徐坤干的这些事情。


他就是在折磨自己,但换个方向想又何尝不是在折磨蔡徐坤。


......


“叔叔…爹地呢…?”


困困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抱着小黄人站在二楼的扶梯口。


蔡徐坤连忙松开汤匙按了按自己的眼角,“困困,你睡醒啦。”他走上二楼把困困抱了起来。


“蔡叔叔…为什莫你的眼睛红红的…”


“没事没事,叔叔刚才被热气熏到了眼睛,困困你怎么不穿鞋呀?”


“窝也不知道鞋鞋去哪惹…它可能飞走惹!”困困举起小黄人做了一个飞走的动作,蔡徐坤怕他摔了,赶紧护好他。


“那叔叔带你去找鞋鞋好不好?”


困困捏着小黄人的手用力地点点头,“好哦!”


蔡徐坤抱着困困走近儿童房里开始找那双属于困困的小拖鞋。


可惜逛了一圈也没看到困困的小拖鞋,反而被一架子的故事书吸引了目光。


“困困,你有好多故事书呀。”


“爹地!给我买的!”


“这些书困困都看过了吗?”


“看过惹!”


“困困你识字这么多了呀?”


“爹地!会给我念!”


“每天你爹地都给你念故事吗?”


“念!困困,最喜欢!听爹地讲故事啦!”


蔡徐坤看到桌子上还有画,“困困你还会画画呀?”


“会呀!困困还会画,叔叔!”


“画我?”


“爹地!之前也有画过叔叔!窝也!学会惹!”


蔡徐坤突然想起以前在大厂的时候,那一次他和王子异互画对方,太好笑了,王子异画的是什么啊,真是想起来就想笑。


看了看房间里没有拖鞋,蔡徐坤就抱着困困下了楼,走到门口想看看拖鞋有没有在鞋柜里,刚准备打开鞋柜,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王子异提着一袋可乐打开了门。


蔡徐坤和困困同时转头看向王子异。


“你回来啦。”


“爹地回来啦!”


王子异看着他的大宝贝抱着他的小宝贝,他的小宝贝还抱着个小黄人,站在家门口笑着迎接他回家。


他突然觉得自己眼眶有点热。



‘如这是此生最美景,我唯愿长醉不复醒。’


adsj十月十五号之前宣布合体 我连更一周😡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三)

(十三)

 

这家蹦床是刚开业没多久的网红店,刚才路过的那一波女孩就是要来这个店里玩的。

 

哦,对了,那个发帖的异坤妹叫做林绮冰。

 

她的同伴们已经准备要去玩别的项目了,她还是傻傻的坐在那发呆,她们过去拉她结果没拉动,林绮冰摆了摆手表示不用管她,她们先去,让她一个人静一会,虽然她的伙伴丈二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把她留在那了。

 

林绮冰等她的同伴们走了之后,打开手机相册开始翻蔡徐坤之前在机场的时候穿过黑色运动套装的图,翻着翻着她觉得似乎有一些不对。

 

她看了看一身黑的蔡徐坤,点开了廊坊第八百货公司。

 

行,那个帽子是王子异的,这身运动服也是之前王子异路透有穿过的最近的新款。

 

那么我们来做个题目。

 

王子异的衣服+蔡徐坤的衣服+口罩=王子异和蔡徐坤

 

那么...

 

在太原+王子异的衣服+王子异的帽子+口罩

 

=蔡徐坤见到了王子异+去了王子异的家里

 

=他俩见过家长了

 

=异坤发糖了

 

=异坤结婚了

 

=蔡徐坤怀里的这个小孩子就是蔡徐坤和王子异的小宝贝

 

=是我的小孙孙吖

 

=我搞到真的了

 

......

 

林绮冰看着蔡徐坤和困困,瞳孔地震。

 

蔡徐坤的注意力全在困困身上,完全没意识到有一个女孩子一直看着他和困困。

 

困困越蹦越边,眼看着一个没站稳就要摔倒磕到头了,林绮冰一个箭步就把手机扔了出去接住了困困。

 

困困一下子被人接住还以为别人和他玩游戏,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差点磕到头。

 

林绮冰在心中感叹小孩子的柔软,一边小心翼翼的把困困放回蹦床上,困困就深一脚浅一脚的扑进蔡徐坤怀里然后缩在蔡徐坤怀里看着林绮冰。

 

蔡徐坤把困困扶起来给他拉了拉衣服,看看他有没有被吓到,不过只看到了小孩子眼里兴奋的光芒。

 

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要是磕到了头都不知道要怎么跟王子异交代。

 

“请问是蔡徐坤嘛?....”林绮冰小声问道。

 

蔡徐坤僵了一下不敢抬头。

 

这会王子异也不在旁边,他还带着困困,被人认了出来要是引起骚乱可怎么办。一时间想不好自己到底应该要否认还是装作没有听到。

 

看蔡徐坤没有说话,林绮冰慌张地蹲了下来,小声又急切地说:“对不起!我不会说的!我......”

 

困困看了看林绮冰,又看了看蔡徐坤,拉了拉蔡徐坤的袖子,“蔡叔叔,姐姐叫你耶!”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林绮冰一边摆手一边在内心里哭泣,她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自己听听自己到底在说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不过这个时候林绮冰才看清了困困的长相。

 

她又一次惊住了。

 

‘这不是缩小版的蔡徐坤吗???’

 

‘蔡叔叔??’

 

‘宝贝你太乖了,在外面还知道不能暴露坤坤是你的亲生爸爸还要叫他叔叔。’

 

‘宝贝孙孙乖乖哦,给你买糖吃!!!’

 

在林绮冰脑内风暴的时候,蔡徐坤开口了。

 

他让困困背靠在自己怀里,怕他又摔了,然后问困困:“刚才姐姐接住了你,你要跟姐姐说什么?”

 

困困思考了一下:“谢谢,姐姐!”说完他对着林绮冰展示了一个盛满了蜜糖的笑容。

 

“不用不用!你...你好可爱!”只见林绮冰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

 

听到漂亮姐姐夸自己可爱,困困开心得点了点头,“爹地,也嗦我很可爱!”

 

林绮冰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的宝贝孙孙可爱到升天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存在!!他是天使!!妈妈我看了天使!!!’

 

“姐姐?”困困看林绮冰突然不说话了,歪着头疑惑地看着她。

 

林绮冰赶紧回神道:“没事没事,姐姐刚才开小差了...孙...小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呀?”

 

‘还好还好,差点就要把孙孙叫出口了我的妈呀!’林绮冰偷偷松了一口气。

 

“...他叫困困。”

 

蔡徐坤替困困回答了。

 

林绮冰一口气又差点没提上来,她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会因为惊喜过多而产生幻听。

 

‘困困?坤坤?Hello?’

 

‘你们结婚的人都这么放肆的吗?’

 

‘你们真的不会被投诉吗?’

 

‘这又是什么蛇皮操作?’

 

‘是吧,果然是蔡徐坤和王子异的小孩。’

 

‘我真的搞到真的了???’

 

‘不对,他的爹地是谁?是王子异嘛?王子异人呢??’

 

......

 

等王子异拿着炸鸡纸袋走到店门口,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蔡徐坤扶着困困,而困困抓着海洋球往池子里扔,旁边还坐了一个手足无措的女孩子,憋红了一张脸在给困困递球。

 

王子异一脸疑惑的走进店里换上鞋套,往三人方向走去。

 

困困耳朵灵,听到很像王子异的脚步声,一回头果然是他爹地来了。

 

“爹地!!介里!!”困困高高举起手里的海洋球,挥舞着吸引他爹地的注意力。

 

而蔡徐坤听着困困的声音回头,就看到王子异向他们走来,他立刻用求助的眼光望着王子异。

 

林绮冰回头看到王子异,再一次上演了瞳孔地震。

 

‘真的是王子异。’

 

‘cnm我真的搞到真的了。’

 

看到这个场景,王子异也把事情猜了个八九成。

 

蔡徐坤估计是给人认出来了。

 

这个时候不能慌,越慌越容易引起骚乱。

 

“你好。”王子异向女孩点了点头。

 

林绮冰‘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王子异就是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你好!我不是故意的!我...”她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蔡徐坤接上了她的话茬。

 

“刚才困困差点摔倒,是她把困困接住了。”

 

蔡徐坤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困困站了起来,而王子异也是自然而然伸手过去把困困抱了过来。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状态,林绮冰开始在脑子里发弹幕。

 

‘g1k又来伤害我了。’

 

‘继续发糖不要停。’

 

‘我好快乐,搞cp为什么这么快乐。’

 

‘我要死了,死于我cp太甜。’

 

“不好意思,刚才忘记问你了,你的手机没事吧?”

 

蔡徐坤刚才就有注意到林绮冰冲过来的时候把手机给扔了出去,但是刚才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问她,如果手机坏了那一定要给她买一个新的。

 

林绮冰连忙掏出刚才捡起来也没仔细看就直接揣到兜里去的手机看了看,“啊,没事没事,就是磕了个角,我回去贴个膜就好了,不打紧的,没事没事!!”

 

但是王子异看到了,林绮冰的屏幕碎了一片,“这样吧,你给我一个地址,我让助理明天寄一个新的手机给你,当做是今天你接住困困的报答。”王子异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不了不了,这真的没啥的!”林绮冰疯狂摆手表示拒绝,今天吃到惊天巨糖已经够饱的了,再拿一个他们送的手机她觉得自己可能要折寿了!!

 

“拿着吧,今天...也算是一种缘分吧。”蔡徐坤对着林绮冰甜甜的笑了笑,然后拿起困困的水壶打开了递给困困,顺手给他理了理被汗黏在额头上的头发,困困乖乖地接过他的米老鼠就开始喝水,咬着吸管,眼睛还眨呀眨的看着漂亮姐姐。

 

“还没来得及问你叫什么名字,方便的话你就留一个联系方式给子...给我们,我们让助理到时候联系你。”

 

“...好。”听到蔡徐坤都这么说了,林绮冰觉得自己再推拖也不太好了,于是她点了点头,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王子异记下来然后发给了助理。

 

“爹地...窝想上厕所...”困困咬着吸管出声。

 

蔡徐坤把吸管从困困嘴里拔出来,“叔叔带你去好不好?”

 

“好~”困困点点头,蔡徐坤就伸手把困困抱过来,然后把水壶递给王子异让他拿着,自己抱着困困往洗手间走去。

 

蔡徐坤其实是找了个借口先带着困困走,他心里很虚,其实他看出来林绮冰是误会了困困是他和王子异的孩子,而且其实他刚才是故意做出来和王子异特别亲密的样子,而王子异也一副不知道他在演戏一样,配合着他的演出,仿佛他们就是这么的亲昵。

 

他有点后悔了,他不应该把自己的私心带到困困身上,可是被人误会他们是一家人的感觉...

 

真的好好啊。

 

蔡徐坤亲了亲困困的脸颊,困困以为蔡徐坤在跟他玩,也回亲了一下蔡徐坤的脸颊。

 

‘对不起,困困,今天就让我冒充一下你的家人吧。’

 

林绮冰和王子异跟在蔡徐坤后面,两人目送一大一小进了洗手间然后相顾无言。

 

林绮冰其实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想问问他们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是特别的辛苦,困困到底是怎么来的,诸如此类。

 

但是话到了嘴边最后她还是咽了下去。

 

她选择再一次对王子异鞠了个躬。

 

“坤坤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你们俩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会一直陪伴着你们的!”

 

王子异本来以为林绮冰是蔡徐坤的唯粉,但看起来似乎,是他和蔡徐坤的cp粉?

 

“冰淇淋女孩?”

 

“???????”林绮冰震惊的抬头。

 

她听到了什么??王子异说了啥???

 

王子异看着林绮冰的表情忍俊不禁。

 

他也对林绮冰鞠了一躬。

 

“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坤坤的。”

 

蔡徐坤抱着困困从厕所里出来就看到两个人互相鞠躬的场面。

 

他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那两人,心里想:‘干啥呢?结拜兄弟啊?’

 

困困趴在蔡徐坤的肩上打了个哈欠。

 

小宝贝早上哭过,刚才又蹦了老半天,这会静下来就感觉到犯困了。

 

“困困乖,我们吃完饭再睡好不好?”蔡徐坤轻拍了拍困困的背,困困在他的臂弯里坐直了一会,可是没两分钟就又把头窝在蔡徐坤的颈窝里了。

 

蔡徐坤也就放弃叫困困起来了,眯一会也好,等会也会有精神一些。

 

王子异合计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带蔡徐坤他们回家,毕竟能被一个人认出来,就肯定还会被第二个第三个人认出来,在事情还没有变糟糕之前还是先走为好。

 

林绮冰默默地在旁边听到他们提出准备先回家的决定,她觉得自己用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说了一句话。

 

“我可以和你们拍一张合照吗?”

 

她低着头双手合十夹着手机做出拜托的动作对着王子异和蔡徐坤,“保证不外传,拜托了。”

 

蔡徐坤有一点心动。

 

因为有一张这样的合照,也算是留下了一些这样一家三口的印记,既然已经有了误会,那不如就让这个误会永远不要有被发现的时候。

 

但是他怕王子异觉得不妥。

 

只是他没想到,王子异反而像要征求他意见似的回头看了看自己。

 

蔡徐坤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林绮冰努力按捺住自己激动地想要上天的心情,将手机给了王子异,因为王子异个子最高,她和蔡徐坤站在后面显得脸小又能都入镜。

 

可能是过于激动,林绮冰没过脑子就说了一句,“我好不好看没关系,但是一定要把坤坤拍好看!”

 

蔡徐坤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而王子异摁下了拍照键。

 

照片里的蔡徐坤抱着困困笑靥如花,困困则是嘟着小嘴抓着蔡徐坤的衣领在他怀里睡着了,而王子异也没有看着镜头,他的目光全都投在蔡徐坤身上,温柔地笑着看着他的坤坤和困困。

 

拍完合照,王子异把手机递还给林绮冰,跟她说明天会让助理联系她。

 

林绮冰点了点头,紧紧地攥着她的手机,目送蔡徐坤和王子异抱着困困离开,没忍住又偷拍了一张他们的背影。

 

他们俩人抱着困困进了电梯,回头看林绮冰还站在原地,就对她挥了挥手,林绮冰也挥了挥手,然后一直看着电梯门关闭。

 

她觉得有点恍惚,划开手机屏保,打开各种储存APP和网络硬盘,把合照和背影在所有平台上都加密保存了一份。

 

再悄悄把背影设置成手机桌面。

 

然后她抱着手机哭了。

 

‘我这一生何其有幸,喜欢上了你们。’


拿手机写完了更新
修改完了准备全选复制出去
然后摁到了粘贴 全没了
我要自闭了
只存了一张图
想转文字发现全都是收费软件
我 重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