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非_lovers

潘瑋柏∥割腿肉产粮∥基三er∥橡皮章∥b站id:無罪lovers∥微博id:四非_lovers∥好好活着 因为我们会死很久∥

很抱歉 一直没有更新 但是没有跑路
最近因为精神状态不太稳定 所以没办法及时更新
我先跪地道歉
请给我一点调整状态的时间 对不起各位了 (跪

这周 我一定 更新 怕痛(flag

【异坤】宝贝 要接吻吗 | 全一发 |

*圣诞贺文

 

——————————————

*mistletoe 槲寄生 

在西方圣诞习俗里 

站在mistletoe下面 

亲吻别人 对方不能拒绝

——————————————

 

1.

 

从四月六号出道开始算起,他们已经同一个宿舍,同一个房间里,一起度过了262天。

 

是的,今天是圣诞节前夜。

 

难得大家今天都没有行程,几个皮孩子也早早的网购了圣诞树回来,还买了一堆的配饰,疯狂往上挂,树边也堆满了各种礼物盒。

 

当然都是空盒子。

 

半个月前,他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在群里讨论这个圣诞节每个人都要买礼物给其他各个成员。

 

蔡徐坤给其他几个孩子的礼物很快就挑好了,爱打游戏的送最新的游戏碟,要不然就送皮肤,唯独王子异的礼物,他思考了一整天都没有想出来到底要送什么。

 

一直到圣诞前夕,他还是想不出来。

 

这天,他一边坐着化妆,一边放空自己,听到旁边工作人员在讨论要送什么礼物给对象。

 

有的人买了耳机,有的人买了键盘,有的人买鼠标,有的人买皮带。

 

可是这些王子异统统都有了,而且有的自己以前还都送过了。

 

两个人都是一个衣柜的,根本啥都不缺。

 

蔡徐坤觉得越想头越痛。

 

‘嗡——’

 

蔡徐坤的微信突然跳出justin的对话框。

 

“坤坤哥,你有想好要给子异送什么圣诞礼物了吗?”

 

气得牙痒痒的小葵愤愤地敲击键盘回复:

 

‘这不是你该八卦的,未 成 年 小 朋 友 。’

 

也不知道justin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被几个人推举出来八卦这种事情。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

 

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头又更痛了。

 

2.

 

与此同时其实王子异也在头疼。

 

因为他也不知道要给蔡徐坤送什么圣诞礼物。

 

他们俩什么都不缺。

 

就只缺能好好呆在一起的时间。

 

但是现在行程真的太满了。

 

忙着新歌,忙着准备新歌舞台,马不停蹄的一件事接着一件事。

 

年底又是各大颁奖典礼,空中飞人模式已经开启。

 

他们已经多久没有好好的一起说说话,好好的抱一抱对方了。

 

思前想后,王子异找经纪人要了一份从目前为止到春节的时候的通告安排表。

 

看了看行程表。

 

“啧。”

 

3.

 

看着王子异围着围巾的路透,蔡徐坤陷入了思考。

 

要不然干脆买暖宝宝给他算了吧?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我为什么还在头疼,啊,巨头痛。

 

扶着头刷着微博,蔡徐坤突然刷到了一条‘圣诞节送男友最好的礼物’

 

‘哎,对了,可以这样!’

 

4.

 

临近圣诞的几天,蔡徐坤一有休息时间就钻进346的房间里就不出来,王子异在门口喊他就说自己在打游戏,还让范丞丞他们把房门反锁,不让王子异进房间。

 

王子异站在门外丈二摸不着头脑。

 

站在门口思考了一下,王子异仿佛突然顿悟,拍门。

 

“你们不能因为我菜就不跟我玩啊!”

 

5.

 

转眼到了圣诞夜前夜,九个人都在大别墅里,小鬼扛着他的宝贝音响开始放歌,几个会做菜的聚集在厨房,一起做了一顿圣诞大餐。

 

小队长难得下厨炒了一锅蛋炒饭。

 

陈立农煮了蘑菇浓汤。

 

范丞丞本来准备包饺子但是被集体嘲讽‘今天是圣诞节!不是过新年!’,于是加入了尤长靖的队伍,做起了姜饼人。

 

Justin做了糖醋排骨和满城尽带黄金甲。

 

林彦俊做了烤火鸡。

 

朱正廷看了看菜有点多了,于是在旁边煮起了热红酒。

 

王子异做了芹菜炒牛肉和口水鸡。

 

小鬼就负责扛着音响在旁边蹭吃。

 

九个小朋友还定了好多圣诞小蛋糕,上面都加满了草莓。

 

这是专门分给了经纪人还有宿舍的阿姨,辛苦了,这半年来一直照顾他们几个人。

 

大大的餐桌上,摆满了美味的佳肴,都是普普通通的菜式,却包含着九个男孩的心血和爱。

 

等九个人都入了席,小队长带头举起酒杯。

 

“祝我们了不起的NINEPERCENT!”

 

“圣诞节快乐!”

 

八个人:“Merry Christmas!!!”

 

“Cheers!!”

 

6.

 

酒饱饭足,九个人从餐桌转移到客厅。

 

蔡徐坤和王子异坐在中间的大沙发上,而其他七个人都自觉地要么去做旁边的小沙发,要不然就坐在地毯上。

 

7%:“我吃饭吃的很饱了,不太想吃狗粮了。”

 

但是安分没几分钟的Justin和范丞丞两个人突然开始嘀嘀咕咕。

 

随后默契的点了点头,跑到圣诞树上取下来一个冬青和槲寄生编织成的花环,举到王子异和蔡徐坤的头顶上。

 

蔡徐坤和王子异一脸问号,不知道小皮孩又要玩啥鬼把戏。

 

只听见范丞丞和Justin清了清嗓子。

 

范丞丞:“我听说!”

 

Justin:“在西方的习俗里!”

 

范丞丞:“圣诞节的时候!”

 

Justin:“在槲寄生下的两个人!”

 

范丞丞:“必须要接吻!”

 

小鬼这个时候脑子飞速地就跟福西西和贾富贵接上了频道。

 

“接吻!”

 

其他4%紧随其后接上频道。

 

“接吻!接吻!接吻!”

 

这架势给俩当事人整蒙了。

 

不过蔡徐坤反应稍微比王子异快点。


 “闭嘴!”

 

小队长红着脸拿起抱枕就要去砸这几个起哄的小屁孩,结果刚站起来就被王子异拉到怀里圈着。

 

感觉到发旋上被人轻轻一吻。

 

“宝宝,我们不能冲动,乖。”

 

蔡徐坤抬手抱枕就把糊在王子异脸上。

 

“王子异!你就纵容他们吧!”

 

象征性地挣脱了两下,蔡徐坤就干脆窝在王子异怀里看着这群皮猴。

 

陈立农:“哇,又撒狗粮,辣眼睛咯。”

 

范丞丞:“老大,注意一下影响,这里还有未成年人!”

 

justin:“哇!我要举报!这还有未成年人!你们成年人真的好过分!”

 

林彦俊:“bro,你们可不可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吼?”

 

朱正廷:“啊!我瞎了!不要再撒狗粮了!我听不见!五百万上!去咬这对狗情侣!”

 

五百万一脸无语的看着朱正廷:‘你有事吗你?’

 

而聪明的福利则是乖乖的跑到蔡徐坤旁边,然后被蔡徐坤抱在怀里给揉小肚子。

 

五百万:“汪汪汪汪!!!(福利你个叛徒给我下来!!!)”

 

福利吐了吐舌头,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福利:我听不见,不要喊我。

 

小鬼:“我觉得你们这样就很不酷!”

 

尤长靖:“我02年的小可爱看不懂这些,我觉得我可以下线了,这个蛋糕挺好吃的捏。”

 

被队友轮流吐槽了一圈,但蔡徐坤仍然充耳不闻,稳稳地坐在王子异怀里,撸着狗,还有王子异喂他吃东西。

 

蔡徐坤:美滋滋.jpg

 

到了交换礼物的环节,几个小朋友都拿到了自己喜欢的礼物,开心的又蹦又跳,王子异在众人瞩目中给了蔡徐坤一张定制的机票。

 

上面是空白的。

 

王子异说:“因为我们最近都很忙,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你,这张机票你可以写上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带你实现这张机票好不好?”

 

7%:“太肉麻了,受不了了!可以停止了!”

 

但唯独蔡徐坤没有给王子异礼物。

 

王子异其实有一点点失落,不过他也没表现出来。

 

一群皮孩high到凌晨实在熬不住了,个别几个白天还有通告,同房间的互相赶着回窝里去睡觉了,皇权富贵也乖乖把花环挂回了圣诞树上,最后只留下王子异抱着蔡徐坤还坐在客厅。

 

“坤坤...”

 

“嗯?”

 

“我有礼物吗?”

 

“...有啊。”蔡徐坤僵了一下。

 

王子异有点惊喜,本来以为礼物没了,没想到还是有的!

 

“真的吗!在哪呢?”

 

“...树底下那个蓝盒子。”

 

“那为什么坤坤不把礼物给我呢?”

 

“...我不想动。”蔡徐坤还打算继续窝在王子异怀里装死。

 

王子异看了看礼物盒子,看了看赖在怀里的宝贝,和狗。

 

犹豫了一下,王·AKA大力水手决定直接连人带狗一起抱了起来。

 

这连人带狗端起就走的操作给蔡徐坤搞蒙了。

 

然后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抱到圣诞树底下了。

 

王子异长臂一伸,拿起了礼物盒,行,丝带用的还是金色的。

 

蓝金,非常完美。

 

刚准备拆开,一双小手就压在了礼物盒的盖子上。

 

“先!别拆!”

 

“怎么了坤坤?”王子异疑惑。

 

“...嗯...你先跟我保证不管里面是什么你都不会嫌弃。”

 

“好,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嫌弃。”

 

蔡徐坤也想不出别的什么阻止王子异开礼物盒子的理由。

 

“...那你开吧。”

 

蔡徐坤扭过头把脸埋到王子异怀里,极其不愿意看到礼物被拆开的画面。

 

王子异一脸不解,不就是个礼物么,怎么还躲起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解开丝带,打开盒子。

 

半天没说话。

 

蔡徐坤听了半天王子异的心跳,结果一句评价都没有听见。

 

“王子异!你是不是嫌它丑!我告诉你我戳了好久!”

 

蔡徐坤愤愤地抬头,却看见王子异捂着嘴,眼睛亮晶晶的。

 

“...宝宝,你最近躲在丞丞他们房间就是在做这个吗?”

 

王子异看着盒子里躺着一条一看就知道是手工织的红围巾,有的地方还有小孔没织上。

 

但是这却是他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宝宝,我怎么可能嫌弃呢,你是我的宝宝,你的礼物也会是我的至宝。”

 

“....就你会说。”

 

蔡徐坤捏了捏王子异的脸颊。

 

王子异抓过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小手亲了一下。

 

“你真不嫌弃?这个真有点丑。”

 

“不嫌弃。”

 

“那你坤哥给你带——上!”

 

王子异低下头,看着蔡徐坤开心地把这条红围巾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坤坤。”

 

“嗯?”

 

蔡徐坤还在认真的给王子异整理围巾。

 

“要接吻吗?”

 

“嗯?唔——”

 

只是没等蔡徐坤回答,王子异就直接吻了上去。

 

他用舌头霸道的侵入对方的口腔,撬开牙关,舔吮着宝贝的小舌头,一寸一寸的。

 

他的乖宝贝。

 

真的想要好好吻透。

 

 

‘一吻还要一吻不能停。

我已爱你爱到不聪明。

别怪我太爱你了

我只想要吻你吻到两人永不分开。

爱是好兴趣 你是好事情。

就算错

我也想承担。’

 

———————————————

 

后记:

 

楼梯口的几个脑袋叠叠乐。

 

范丞丞:“这么刺激的嘛!”

 

Justin:“你们成年人的世界我不懂!”

 

朱正廷:“哇啊啊——唔——(由于声音过大被捂住嘴)”

 

林彦俊:“哇哦————!”

 

小鬼:“唔——(由于声音一定会过大被提前捂住了嘴)”

 

尤长靖:“吧唧吧唧吧唧——(在吃小蛋糕)”

 

陈立农:“bro们,我有点困了,我们回去吧,我怕我们被发现了要加练了。”

 

再后记:

 

由于围巾对于王子异来说过于珍贵,于是导致他现在每天晚上睡觉都要围着这条围巾才肯睡觉。

 

对此蔡徐坤同学表示:

 

‘我不想打毛线,我想打人。’

 

…我最近好勤劳…晚上发一篇圣诞贺文捏😶

【异坤】乡村爱情故事(三)

(三)

 

怀抱着蔡书记的王家老大着急的开始原地踏步,左两步右两步,在他怀里的蔡书记还以为王家老大要抱着自己扭秧歌了。

 

“王同志你冷静一点...别摇了...我要吐了...”蔡书记小脸煞白的抓着王家老大的领子,一半是吓的,一半的痛的。

 

因为蔡书记有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比如,恐高。

 

王家老大把他举得有点高。

 

宝宝怕怕。

 

“对!对不起!”王家老大听到蔡书记说话火速站在原地,差点一松手把蔡书记扔在了地上,还好蔡书记紧急勒住王家老大的脖子,让自己的小屁股幸免于摔成八瓣的惨剧。

 

你要说王家老大傻吧,他好像又没那么傻。

 

他也不知道咋想的,抱着蔡书记,一个箭步就冲回了自己屋里,并完成了‘亲手给蔡书记脱鞋,并把人塞进被窝里裹起来’的一系列动作。

 

只是这飞奔的速度,把刚准备出门的王家老二——王琳凯,吓得一头脏辫都飞起来了。

 

“咋的啦这是,跑得比兔子还快咧,怀里还揣了个啥玩意儿?”

 

王琳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老哥飞奔而去的背影,捋了捋自己的小辫子。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整理完发型的王琳凯,晃了晃自己的小脑瓜。

 

在上班和看八卦之间,权衡了一下。

 

算了,上班时间要到了,迟到了又要被卜几几打屁股了。

 

溜了溜了。

 

与此同时,受王家老大摆弄着的蔡书记,觉得此刻的自己,怕是像极了一颗粽子。

 

“书记您这是咋了呀,您可别吓俺呐!”

 

看着被自己裹在被子里还小脸煞白的蔡书记,王家老大感觉自己心疼的要老命了。

 

‘俺滴小宝贝啊,你这是受了什么苦哦,谁欺负你咯,哥(guo)哥(guo)帮你打他撒!”

 

“...胃疼...”虚弱的两个字从蔡粽子的嘴里飘出来。

 

“咋的了?吃坏东西了??是不是那个隔壁家那个承包食堂的那个姓卜的做的东西不干净啊!咋的还吃胃疼了呢!书记您别怕!俺找他算账去!”

 

“别!”

 

“书记您人不能这么好啊!他做错事就是要付出代价的对不对!”

 

“...我早上就没吃饭...我是饿的...”

 

“饿的??”

 

王家老大的脑袋上缓缓冒出几个问号。

 

“书记您就算节约也不能不吃饭呐!您等着!俺这就去食堂给您买吃的!!”

 

王家老大说着就冲出了屋子,冲到院门口,挠了挠后脑勺,感觉不对,又冲回房间。

 

这风风火火的,又把蔡书记吓了一跳。

 

“书记您有啥忌口的不?”

 

蔡书记乖乖的(一半是吓得)摇了摇头。

 

“好咧!”

 

王家老大又再一次用百米抓鸡的速度往镇政府食堂冲去,甚至在晃去食堂上班的王琳凯身边擦了过去,直冲后厨,抓着正在准备午饭的卜大厨,“老卜!有啥吃的没!”

 

这一下给卜凡问蒙了。“咋的了,你老王家家大业大,咋还跑来我一小食堂要吃的?”

 

“蔡书记都饿出胃病了!你们这食堂很不负责啊!”

 

“啥玩意?”王琳凯听到他哥的声音,慢悠悠的踏进后厨,就看见他哥火烧屁股似的拉着卜凡说话。

 

听到王琳凯的声音,卜凡举着锅铲转身,“李狗蛋!你又迟到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屁!卜几几你别乱说话!小爷明明极限踩点!现在整整的!”

 

“你再叫我卜几几试试?又想挨揍了是不是?”

 

“略略略!”

 

看着自家老弟又要跟卜凡开始每天的世界大战,王家老大决定自力更生,拉开蒸笼,发现里面还有热着的一碗白粥。

 

“兄弟!这碗白粥俺先拿走了!钱从俺弟工钱上扣!走了!”

 

只见王家老大脚底抹油似的端着粥就往家里狂奔而去。

 

看的卜凡和王琳凯两个人都忘记了在吵架这件事情。

 

“老卜,我的早饭呢?”

 

“...没了,被你哥端走了。我本来是特地给你留的。你要吃找你哥去。”

 

“苍天呐!!!!!”

 

“嘘嘘嘘!别嚎了,我还偷藏了俩地瓜。”

 

“嗷!!!!”


之后所有的更新都会放在我自己的微博号上 微博和lofter同名 欢迎来找我玩鸭

微博lofer同步更新

【异坤】我们都怕痛(十八)

(十八)


在蔡徐坤眼里,这就是梦的再现。


睡醒的时候一杯蜂蜜水,准备和王子异他们父子俩吃晚饭。


多好啊,可是这不是梦吗?


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的蔡徐坤,站在餐桌旁边有一点不知所措。


困困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开心,坐在凳子上吃饭还扭来扭曲,举着勺子舞来舞去。


“困困,好好吃饭。”


“叔叔!困困下午画了画!”


“画了什么呀?”


“画了!窝和爹地!还有叔叔!”


“嗯?你还画了我?”


“对!”困困举起手里的勺子。


“困困,把手放下。”


“哦。”困困乖乖地缩回了手。


“那等一下吃完饭你给叔叔看一下好不好?”


“好!”困困选手激动地再次举起了他的一双小手。


“困困,手。”


“哦。”


“坤坤,多吃点。”


“哦。”


困困一边拿着勺子大口往嘴里塞吃的,一边大眼睛嘀溜嘀溜的在他爹地和蔡叔叔之间看来看去,结果把自己吃成了小花猫,脸上都是酱。


蔡徐坤一侧头就看到一只小花猫在一边嚼着吃的一边看着自己。


“困困怎么了?哎呦你怎么把自己吃成小花猫啦?”


蔡徐坤连忙抽了几张纸巾给小花猫擦脸。


困困也乖乖地仰着脸让蔡徐坤给他擦。


“平时困困都是自己吃饭吗?”蔡徐坤给困困擦着嘴,一边提问。


“有的时候是阿姨喂,有的时候自己吃。”“窝很腻害的!在幼儿园窝也自己次!”


王子异和困困同时作答。


困困转头看向王子异,一脸‘爹地你怎么能拆我台呢?’的小表情,充斥着控诉。


王子异一脸尴尬,自己好像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


“噗嗤。”蔡徐坤抓住坤坤又要举起勺子的小手,拿过勺子举起他的小碗。


“叔叔喂你吃好不好?”


困困立刻不看他的倒霉爹地,疯狂点头,开心地张开嘴巴接受蔡徐坤的喂食。


王子异看了看蔡徐坤的碗,给他夹得菜基本都没动,饭也没下去几口,怎么可能吃饱了。


“坤坤,你自己还没吃呢,我来喂吧?”


“不用,我好久都没有给小朋友喂过饭了,我来吧我来吧,我吃饱了。再说了我们困困也想要蔡叔叔给他喂饭是不是?”


“是!”困困倒是答应的飞快。


王子异本来还想说两句,但是蔡徐坤已经转过头去给困困喂饭,王子异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算了,等会晚上饿了再给他做夜宵就好了。


吃饱了饭,王子异就去洗碗,蔡徐坤端着没喝完的芒果汁,和困困一起坐在地毯上准备看电视。


“困困你想看什么?”


“困困要看汤姆和杰克!”


“嗯?什么?”


一边洗碗还一边注意外面动静的王子异回头:“坤坤,就是猫和老鼠。你把遥控器给困困,他自己会调。”


“哦哦哦。”蔡徐坤猛地反应过来,把遥控器拿给困困,“不过困困你不是喜欢小黄人嘛,怎么突然要看猫和老鼠呀?”


“昨天刚看的小黄人捏!”


“他星期一三五七看小黄人,二四六看猫和老鼠。”王子异又在厨房里替困困回答。


蔡徐坤点了点头,让困困靠在自己怀里,然后看着困困拿着遥控器在找猫和老鼠,而他开始继续神游太空。


提到汤姆和杰克,他又想起之前他们还在NINEPERCENT里的时候。


那一次要上公告牌打歌,他们在韩国练习室练习,大家都很累,自己一直在思考队形什么的问题,一脸严肃,这个时候王子异突然开始了播音模仿秀。


“汤姆,你怎么又去杰克家了,该死的。”


还记得当时王子异背对着镜头,一边笑着,眼睛亮亮的看着自己,还一边在那里搞怪,原因就是为了让他放松一点多笑笑。


想起来当时那个场景他又不由得笑出了声。


但这一笑可把困困吓了一跳。


因为在蔡徐坤神游的时候,困困看了看他还在洗碗的爹地,又看了看正在神游的蔡叔叔,他悄咪咪的把小手伸向了蔡徐坤放在手边的芒果汁。


结果蔡徐坤一笑,吓得他一哆嗦。


困困强装镇定的抬起小脑袋,“叔叔怎么辽?”


“没事没事,叔叔陪你看猫和老鼠。”


“好哒!”


可是看没几分钟,困困的小眼神又开始往芒果汁上飘。


难耐的挪了挪小屁股,自以为不动声色的又向芒果汁伸出犯罪的小手。


结果又没得逞,因为蔡徐坤端起果汁自己喝了起来。


看着杯子里的果汁一点点的减少,困困感觉自己的快乐就要消失了。


他连忙扯了扯蔡徐坤的袖子。


蔡徐坤疑惑地低下头看着困困。


“怎么啦?”


“困困也要!”


“可是困困刚才不是喝过了吗?”


“就一口!一小口!”


王子异则像是脑袋后面长了监控摄像头。


“困困,你今天已经喝太多果汁了,不能喝了。”


“...哦。”


困困再次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


蔡徐坤看了看王子异的背影,又看了看怀里的小宝贝。


他凑到困困的耳朵旁边去,小声的说:“叔叔偷偷给你喝两口好不好?我们不生气了?”


困困立刻精神百倍挺直了小腰板,蔡徐坤一边看着王子异以防他突然回头,一边偷偷的给困困喂芒果汁。


喝到了心爱的芒果汁的困困感觉自己充满了快乐。


砸吧了几下小嘴回味着芒果汁的味道,困困在心里疯狂给蔡徐坤表白:‘开心!叔叔是大好人!爹地是大坏蛋!’


王子异端着切好的水果出来就看到佯装镇定的两个人。


“困困你没有又喝果汁吧?”


“没有!”“没有,我没给他喝。”


王子异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大一小两个宝贝,这两个人连紧张的小动作都是一模一样的。


“真的?”


“真的!”x2


蔡徐坤看着王子异怀疑的表情,脑子开始飞速运转要如何转移话题。


灵光一现,“困困,你今天下午是不是画了画呀?”


“画了!”


“那困困画了什么呀?”


“画了爹地和苏苏!”


“困困,叔叔。”


“叔叔!”


“那困困把画给叔叔看一下好不好?”


“好!”


困困火速从蔡徐坤的怀里爬下来,都不敢回头看他爹地,仿佛他爹地这个大怪兽在背后追着他要打他屁股一样跑回房间去拿下午画的画。


“坤坤,你不能陪着他胡闹。”


“哪有...”


“小孩子肠胃弱,喝太多饮料容易腹泻。”


“那你咋不说小孩子有的时候发音就是有点不标准,你天天纠正他发音干啥,以后自然就发的准了。”


“不行呢,坤坤,这个要从小就抓起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来坤坤,吃苹果。”


王子异拿起一小块苹果,还切成了小白兔的造型。


蔡徐坤接过苹果不说话。


“...坤坤,我知道你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我不是故意要说你什么。”


听到这话蔡徐坤仿佛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


“我当然照顾不好小孩子啊!我又不是他妈!我就是个外人!”


王子异被蔡徐坤突如其来的发火给弄蒙了。


“不是啊坤坤,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而且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蔡徐坤抓着那块小兔子苹果。


“你知不知道你很残忍?王子异?你当年你一声不吭你就走了,你当时你有想过我吗?你知道我看着困困叫你爹地的时候我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痛吗?”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你总要在我说服自己不要再喜欢你的时候,你又对我这么好把我拉回这个漩涡?”


“而你呢?你有了圆满的家庭?那我呢?我只能看着你们的背影你真的不知道你有多残忍吗?”


“你知道我想到你和那个我没有见过的女人一起,带着困困,我嫉妒的我觉得我都要发疯了。”


“我都觉得我病了!我为什么要去嫉妒别人?”


“我明明可以活的很自在!我根本就不要在意!可是我为什么偏偏...”


“...偏偏...”


“...爱了你啊......”


蔡徐坤越骂越小声,带着一丝哭腔,骂到最后自己缩成一小团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而王子异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因为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蔡徐坤都是受害者。


而自己就是那个自以为体贴的刽子手。


面对蔡徐坤的指责,他除了苍白无力的对不起这三个字,无法在脑海中找到到任何的字眼来为自己辩解。


他没法解释。


他也不配解释。


“对不起。”


王子异站起来坐到蔡徐坤的背后把蔡徐坤环抱着搂进怀里。


他的胸腔贴上蔡徐坤的背,感觉到了抽泣的微颤。


“对不起。”


“对不起,坤坤。”


“宝宝不哭了好不好?”


“宝宝你哭的我心都痛了。”


“宝宝别咬嘴唇了好不好?都红了。乖啊。”


蔡徐坤咬着嘴唇不肯哭出声音,王子异想让他松开嘴唇也没法。


“我是大坏蛋,我们宝贝坤坤不哭了好不好?”


王子异搂着蔡徐坤,一边用手把蔡徐坤的小拳头掰开把刚才被捏着小苹果拿出来,再拿了一张纸巾轻轻地给蔡徐坤擦手。


“我是小孩子嘛!你这样哄我你以为我就会开心了吗?!”


“在我眼里...你是我永远的宝宝呀,坤坤。”


王子异叹了一口气,一下一下轻吻着蔡徐坤的发旋。


“坤坤...”


“小坤...”


“对不起...”


“...我不会再走了。”


‘I don’t wanna think about a world without you bae。’


【异坤】乡村爱情故事(二)

(二)

 

王家老大看着摸着自己略微凌乱的头发还红着耳朵的小书记,感觉自己被他可爱疯了。

 

‘这种小可爱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俺滴亲娘咧,俺搞到宝了!’

 

蔡书记则是害羞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但是反正笑就对了,用手抓了抓头发,结果呆毛还是敲了起来,干脆自暴自弃。


于是两个人的初次见面就在傻兮兮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看着对方笑的情况下结束了。

 

王家老大一路回家都感觉自己晕乎乎的,轻飘飘。


像是被人灌了几斤二锅头,嘶——真的有异点上头。


在王家老大被蔡书记的美貌美到上头,但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实行自己的追求计划,苦恼的一边腌鸭蛋一边犯愁的时候。


什么?你问王家老大为啥犯愁?


你不要看王家老大长的是一副贼招女孩子喜欢的样子呢,但是实际上连女孩小手都没碰过呢。要不是上学学过生理课,傻孩子还以为亲个嘴就能怀孕呢!


结果没过多久,在一次和乡亲们的谈话的时候,没抵挡住这镇上七大娘八大姨的八卦攻势,蔡书记不小心透露出了自己还是单身的情况。

 

那可不得了啊,从这之后全村的媒婆都开始往蔡书记的宿舍里跑。

 

在听说蔡书记的门框被媒婆踩坏了的消息的时候,王家老大气得捏碎了一颗鸭蛋。

 

由于根本没有任何追求人的经验,于是王家老大旁敲侧击的向自己老爹咨询了当初是如何追到自己老妈的办法,之后再进行了一下总结,结论就是屁用都没有。


最后王家老大决定使用自己最拿手的方式——

 

用自己的腌的咸鸭蛋去抓住蔡书记的心。

 

俗话说得好,要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而且王家老大觉得自己还不够帅,一定要够帅,够有气场,才能够吸引到蔡书记的注意。

 

于是王家老大特地熬了一小碗猪油,早上起来用来梳头发,梳一个油光发亮的大背头,迷倒全镇的女性。

 

决定了追人计划的王家老大,拿着一根玉米蹲在家门口掏出手机,一边啃玉米一边开始搜索关于论咸蛋的N种菜品做法。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蔡书记蹲在自家院子前面的小水井旁边捂着胃,小脸煞白煞白的,而且人又小小一只。

 

哇,这下可把王家老大吓坏了。

 

只见王家老大把手里的玉米扔到空中,拿出了平时抓鸡大赛第一名的跑步速度就冲上去,直接就把蔡书记抄底公主抱了起来。

 

好家伙,这给蔡书记吓了一大跳,连忙用手勾着王家老大的脖子,一双小鹿眼睁的圆滚滚的,生怕自己摔下去了。

 

连自己本来胃疼都忘记了。

 

这当书记是不能赖床的,可是赖床真的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了,于是蔡书记总是把早餐时间都用来赖了床,加上白天有的时候有工作一忙,饭点不规律,久而久之,这胃就不太好了。

 

每天固定九点多的时候呢,蔡书记会开始在镇上走动,体恤民情,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好人好事可以做。

 

可这今天刚出宿舍走没几步,这胃就开始疼了,蹲墙角又觉得不太好,退而求其次,看了看正好走到了王家附近,王家那个傻大个好像就坐在门口,于是蔡书记就悄咪咪的蹲在了水井旁边,蹲在了王家老大一抬眼就能看到的位置。

 

果然,王家老大视力还不错,一眼就看到了。


缩在王家老大怀里的蔡书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给王家老大打勾。


还行,看来不是个木头。


【异坤】乡村爱情故事(一)

(一)

 

王家是镇上的咸鸭蛋大户,家里腌的咸鸭蛋镇上的人吃了都说好,正好镇上面临着书记换届,大家本以为这次肯定王家要有人当上书记了,王家也以为自己家大业大,妥了,结果空降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小书记。

 

这一下打的王家人是猝不及防,完全没有了解到什么风声,这小书记就空降了,于是王家派出自家大儿子去一探究竟。

 

王家大儿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干活一把手,人长得又帅,又腌的一手好鸭蛋,特意订购他腌的鸭蛋的订单已经排到了明年。

 

而且王家老大还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精致男孩,哪怕是下地干活也会是地里最潮的那个崽,哪怕是挥舞着锄头的身影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因为要去见新来的书记,王家老大今天特地打扮了一番,带上最新的草帽,穿上一身行头,出门前还对着镜子确认了一下自己今天妆发满分,然后提着自己腌的咸鸭蛋出门了。

 

但是王家老大出门实在是太早了,现在是早上五点多,六点整的时候王家老大已经站在书记的宿舍门口。

 

王家老大紧张的整了整帽子,开始敲门。

 

敲第一次,没人开。

 

王家老大皱眉。

 

敲第二次,隐约听到里面有动静,但是还是没人开门。

 

王家老大有一些紧张,不会是屋子里有小偷吧!

 

敲第三次,终于听到了有脚步声向门的方向走来,王家老大立刻站直了,手握拳抵在唇边清了清嗓。

 

结果开门的是顶着一头乱发的小书记。

 

“你好,请问你有事吗?”小书记仰起脸看着这个大清早打扰他睡觉的傻大个。

 

“我...”在小书记抬头的那一刻,王家老大感觉自己的心像被丘比特的箭当成了靶子,疯狂射箭,被插成了筛子。

 

这是怎么样的美人?!真的是行走的画报!移动的放映机!每一帧都能让人心醉!这是什么脸蛋天才!美颜匠人!!!

 

‘妈妈我爱上他了!!!’

 

是的,我们王家老大对这位新来的小书记一见钟情了。

 

“你...?”眯着眼睛半天没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回答,小书记努力睁开朦胧的睡眼,看清了面前的人。

 

那一刻,小书记的脑子里突然闪现一句话。

 

神的爱情,从希腊开始,我的爱情,从遇到他开始。

 

‘这个鼻子也太高了吧!完全可以在上面滑滑梯!想滑!’

 

小书记呆呆地看着王家老大,王家老大也痴痴地看着小书记。

 

俩人同时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您叫什么名字?”

 

“...”

 

“你先说!/您先说!”

 

王家老大决定还是自己先开口。

 

“那个,书记同志您好!俺,俺叫王子异!那个,您辛苦了!这是俺亲手腌的咸鸭蛋!俺们镇上的人都爱俺家腌的咸鸭蛋!”

 

王子异淳朴的笑容又再一次给小书记来了一个暴击。

 

本来应该要拒绝收礼的,可是小书记鬼使神差的接过了这篮咸鸭蛋。

 

“你好,我叫蔡徐坤,王...王同志,你不用叫我书记,太生疏了,哈哈。”

 

蔡徐坤有点不好意思的想摸摸后脑勺缓解一下尴尬,结果摸到了自己鸡窝一样乱的头发。

 

完了,更尴尬了。